Consultant

members login

最新

而对于外界关注的金改新十二条

2020-07-09 00:18

26日,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张震宇表示,随着金改的不断深化,再用2到3年的时间,金融将能助力温州实现产业转型升级,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温州实现赶超发展贡献力量。

而针对企业“低小散”、“家族企业制”以及互保联保体制等弊病,温州亦大力支持企业“企转股”,同时积极推动资本市场建设,大力发展直接融资,增加企业融资渠道和灵活度。

“到银行买理财产品,大部分都是短期的,到期了还得去银行再买太麻烦了,网络又不会弄,‘幸福股份’是政府推的项目,稳当。”在“幸福股份”发售时,浙江省温州市民李大妈2期购买了40万元三年期,成为温州市政大项目股东之一。

陈一新说,2015年开年,温州经济运行也表现出稳中向好势头。今年1-2月,工业增加值的增速首次高于浙江省平均水平,工业用电量的增速也大大增加,增长8%以上。

据统计,截至目前,温州“政银企法”四方联手已处置重点风险企业130多家;向银行推荐约2000家优质企业;对3000多家企业落实帮扶措施;银行不良贷款处置实现“双降”。

浙江省银监局副局长傅平江也为金融业点赞。他说这三年来,银行已累计处理了817亿不良贷款,为温州经济发展作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

“虽然很艰难,但是过去三年,光大银行合计为温州提供社会融资规模为205亿元。”光大银行杭州分行党委副书记章国华说,虽然刚进入温州市场就遇到借贷风波,但是光大既没有抽贷也没有压贷,“今年总行出了新政策,企业续贷有困难可以通过借新还旧的方式进行授信转化,甚至欠息确实暂时还不上的,允许欠息分期偿还让本金先转起来。”

目前,2012年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的12项任务中,除个人境外直投涉及资本项目开放外,其余11条任务都在温州得到了比较好的实施。在这三年时间里,温州区域性的金融风波已经从不可控变为了可控,不稳定变为了稳定,不良贷款额和不良贷款率开始呈现双降态势,担保链逐步解开。

根据温州市金融办向中新网记者提供的数据,截止目前,“幸福股份”、“蓝海股份”已募集资金43亿元;成功发行全国首单副省级以下城市保障房私募债36亿元;探索定向债和优先股,累计备案金额分别为5.5亿元、2.9亿元。

“民商银行从去年7月获准筹建,到今天正式领取金融许可证后开业,8个月时间,圆了几代温州人的金融梦想。”对于出任浙江省首家民营银行董事长的温州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而言,正泰集团是温州金改的受益者之一。

此外,金融服务与产品创新层出不穷,推出“分段式”、“增信式”等79个创新产品,至2014年末贷款余额333.67多亿元,小微企业信用贷款存量授信户数5.6万户。

金改三年来,温州已首创成立民间借贷服务中心7家、民间资本管理公司12家,小额贷款公司17家及各类创新型金融服务组织12家,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

2011年,温州股份制企业123家;2015年,温州金改三年后,股份制公司已达487家,在浙江省占比从金改前的4.53%提高到15.4%。至2014年末,温州累计上市公司14家,新增拟上市企业68家;有7家温企在新三板挂牌,总计136家企业在区域性股权交易平台挂牌,而2011年挂牌企业仅为2家。

而对于外界关注的“金改新十二条”,温州市委副书记、市长陈金彪表示,下阶段,温州金改将注重普惠性,提高老百姓的“获得感”。在突出市场化金融运行为主导,积极探索更好发挥政府引导作用。包括深入推进农村金融改革发展;支持互联网金融创新发展;探索建立政府增信长效体系;拓展外向型金融服务交流;创新司法实践保障金融稳定。

浙江省委常委、温州市委书记陈一新表示,一系列的数据表明,温州经济正在恢复。但不良贷款、两链风波还远未消除,温州金融风险化解之日,就是温州经济轻装上阵,实现赶超发展之时。陈一新说,这个过程还需要两到三年。

温州金改三年来,推出了民间借贷服务中心、民间资本管理公司、幸福股份及蓝海股份、温州指数“四小菜”和《温州市民间融资管理条例》等十个全国首创,改革成果渐显。“总的来看,温州以及全省各有关方面都做了积极探索,大胆实践、稳步推进,积累了一些可借鉴、可复制的温州经验。”在温州金改三周年及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座谈会上,浙江省委常委、温州市委书记陈一新对此予以了肯定。

南存辉表示,民商银行将发挥决策灵敏、机制灵活、效率高、适应性强的优势,突出服务小微市场定位,以产业链和互联网金融为经营特色,开发适合温商需求的特色产品。当天,温州民商银行还与温州市高新技术园区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授信10亿元用于小微企业的创业和创新。

“去年中国银行温州分行的本外币贷款增量居国有四大行首位。”中国银行浙江省分行副行长朱强标说,今年还要确保对温州地区融资总量新增贡献继续超50亿元。

监管行政力量亦得到逐步强化。率全国之先成立地方金融管理局,690家各类市场主体被纳入地方金融监管体系。116.6亿元民间借贷金额实现备案。

“温州企业多侧重于短期贷款,‘短贷长用’现象突出,流动性风险很大。金改三年来,企业中长期贷款比重提升到26.25%。”温州市金融办主任张震宇说到,这个数字是近十年来新高。

而实际上,像民商银行、民间资本管理公司等新型机构,都是温州金融改革的一大举措。

李大妈所买的“幸福股份”是温州金融改革的创新举措之一,通过鼓励民间购买政府债券,温州实现了小资本对接大项目,“地方发、地方还、地方用”的目的。

“温州已成为全国首批民营银行试点城市,成立了全国首创民间资本管理公司,首创民间借贷服务中心,首创民间融资立法,首创温州指数,首创发行小额贷款公司优先股和定向债……”浙江省委常委、市委书记陈一新表示,温州金改正在有序推进。

“我们金改三年的体现,新一轮的改革实效将会越来越明显。温州‘金改新十二条’其实不单指是新,更多是在普惠。”陈金彪说,这将成为下一届的金融改革的新任务,新焦点。(完)

网站统计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