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sultant

members login

最新

加快建设内陆开发开放高地

2020-06-25 19:00

业内人士认为,丝绸之路的构想将把西部地区推送到对外开放的前沿,填补中西部经济发展不平衡的短板。可以预见的是,丝绸之路沿途所经陕西、宁夏、甘肃、新疆等中国西部地区具有明显的后发优势。一旦这些优势充分发挥,西北地区就能通过承接东南沿海地区的产业转移成为国民经济新的增长带。

3月3日,重庆代表团举行首次全体会议,拟以全团名义向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提出建议,呼吁国务院将重庆定位为丝路经济带的起点;新疆将自己定位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桥头堡”;陕西省长娄勤俭提出,陕西将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加快建设内陆开发开放高地;河南省委书记郭庚茂认为,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起点放在郑州最为合适。

目前最缺乏的还是政策。高岭坦言,陕西省对丝绸之路经济带自贸区提案很重视,各方面都当作一个非常重要的契机。但只有政策定了,说“就是你的自贸区”,才能开展工作。国家不批的话,很多工作没法开展。

在新的情况下,中国经济这么大的规模,这么快的发展速度,我们不能局限于国内市场,而要从国内国际两个大局统筹,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这就是大的战略思维。这就是总书记为什么要部署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为什么要倡导建立亚洲银行的原因。“鼓励企业走出去,要有战略部署,要有明确的蓝图。这就是总书记绘制的蓝图,我们要按照这个蓝图加以推进。”朱光耀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说。

据悉,除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等东部五省市和重庆、四川、云南、广西等西部9省区外,那些原被国家排除在丝绸之路经济带之外的一些省份,比如河南、山东也纷纷表达了他们热切的期望。

全国人大代表、西北大学副校长高岭也表示,如果只是盲目地一窝蜂上项目,肯定会失败。“比如现在开的丝绸之路火车货运专列,有的地方一周发三趟,远达欧洲阿姆斯特丹。但这些货车都拉什么东西呢?去的时候有货拉,回来的时候空车回,无形中成本增加一倍。这样的专列运输是没有效率的,例如陕西,得从周围400公里的地方把货物收集起来。为什么不把所有的货物,集中在丝路物流节点发车,提高货运效率?”

国家整体规划尚且缺席,各省市“自弹自唱”的规划中难免出现区域功能定位趋同、产业布局重叠、同质化竞争的弊病。对此,业内人士建议,当务之急是国家加强顶层设计,明晰沿线各省区市的功能定位、产业布局、资源整合等重大事项,加快形成区域产业协同融合、资源互补共享的良好发展格局。

只有规划明确了,才能出台相关的政策。税收或政策优惠这或许是各省市更愿意看到的“及时雨”。

因此,董军建议,国家应加强顶层设计,明晰沿线各省区市的功能定位、产业布局、资源整合等重大事项,加快形成区域产业协同融合、资源互补共享的良好发展格局。

董军坦言,从整体上看,推进丝路经济带建设,还存在区域功能定位趋同、产业布局重叠、同质化竞争等问题。他举例称,开通连接欧亚的国际货运班列,西安有“长安号”,而重庆、郑州、成都、武汉、苏州、义乌、合肥等城市也相继开通或准备开通类似的专列。

竞争白热化

毋庸置疑,丝绸之路经济带成为了今年两会代表委员们讨论的焦点和出现频次颇高的关键词。丝绸之路沿线省市的地方高层纷纷借两会发声,寻求国家层面的认定与支持,期盼在这一战略布局中分得一席之地。

据统计,目前已有“渝新欧”、“蓉欧”、“郑欧”、“汉新欧”等铁路国际货运专列,但都面临着始发地货源充足、返回地货源匮乏的困境,甚至出现“空担”现象,造成巨大资源浪费。

中国近三十年虽然发展迅速,但也呈现出了一些问题,比如中西部发展不平衡。我国东部地区凭借着沿海的地理位置以及特区政策,借助全球产业大转移的契机,在发展对外贸易的过程中迅速崛起,但中西部地区则显得相对贫穷和落后。

仔细分析沿线各省市的自我定位,却不免发现有些重复和雷同之处。

“抓紧规划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政府工作报告》中有关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表述虽然仅仅只有以上一句话,却迅速点燃了沿线城市的热情。

借助两会这个难得的平台,沿线省市一把手纷纷亮出了他们的构想:宁夏回族自治区主席刘慧表示,将把宁夏建成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战略支点;甘肃省长刘伟平提出,努力把甘肃打造成丝绸之路经济带黄金段;陕西省长娄勤俭提出,陕西将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加快建设内陆开发开放高地。

丝绸之路,曾是一条起始于古代中国,连接亚洲、非洲和欧洲的商业贸易路线,从兴起、繁盛到走向没落,已跨越了2000多年的历史。如今再次被提出,在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看来,这体现出了一种战略性思维和全球布局。

河南省委书记郭庚茂曾表示,虽然中国古代丝绸之路的起点位于西安和洛阳,但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起点,放在郑州最为合适。

他说,地处中原腹地的郑州,同时还是陇海、京广两大铁路干线的交会城市,这不仅有利于四周货物向郑州集中,也有利于郑货物向周边省份、地区的集散,郑欧班列的开通,已经成为国内外的货物集散中心,而眼下郑州正在建设的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又为郑州发展航空物流打下了良好基础。

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是以现代丝绸之路——新亚欧大陆桥为展开空间,依托沿线交通基础设施和中心城市,对域内贸易和生产要素进行优化配置,促进区域经济一体化,最终实现区域经济和社会同步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晓强则表示,“我觉得更多的不一定是靠税收或政策优惠,像研究上海自贸区时,李克强总理问上海市领导,‘你是要政策还是改革?’上海领导就明确表态,‘我是要改革不是要政策’,这个思路我赞成。”

之所以出现上述情况,业内人士分析,主要还是与国家整体规划缺失有关。据悉,迄今为止,国家没有公布丝绸之路经济带规划的范围,也没有对各地进行定位。

仅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起点就有重庆、陕西、河南等多个省市争抢。

3月7日,《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在陕西代表团媒体开放日参加了其在人民大会堂举办的小组讨论。在接受记者提问时,全国人大代表、西安市市长董军就表示,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既是一项事关全局、影响深远的国家重大战略,也是西安加快构建开放型经济新格局、全面建设国际化大都市的重要战略机遇。

呼吁顶层设计

对于这些经济发展曾落后于东部沿海地区的中西部地区而言,丝绸之路经济带或许是他们经济发展的新增长极,是他们奋力直追的一个新契机。

网站统计
RSS